马班上的邮递员——王顺友

文:dx 审核:dx 来源:dx 2006-06-14 16:25 点击:

雪域,寒风,一个人,一匹瘦马
  
  毫无诗情画意,这是一条透支生命的路。在绵延数百公里的木里县雪域高原,陪伴着他艰难行进的,只有“叮叮当当”的马铃声。而这副画面,却是当地老百姓心里最生动的映像。
  
  20年来,每个月都有28天一个人孤独而坚毅地行走马班邮路上。跋山涉水、风餐露宿,途中遭遇到过匪徒、病痛、危难,但从未丢失过一封邮件。20年来始终如一、从不懈怠,只是为了将党和政府的温暖、时代发展的声音和外面世界的变迁不间断地传送到雪域高原的村村寨寨……
  
  他,就是木里藏族自治县邮政局的一个普普通通的乡邮员;一个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域高原孤独跋涉26万公里,相当于走了21趟二万五千里长征的共产党员--王顺友。
  
  5月18日,记者在凉山州木里县见到了这位全国5·1劳动奖章获得者。瘦小的身子,背微驼,一身褪了色的邮政制服,毛边开裂的胶鞋。正从棚子里牵出他的马,准备再一次踏上送邮的路程。“没事吧?这里风很大”,他说话的时候抬起头冲我笑了笑,黑瘦的脸上满是皱纹,而他的实际年龄却才40岁。
  
  风雨无阻以山为家
    
  凉山州木里藏族自治县位于四川省西南部,县邮政局下辖瓦厂和查布朗两个支局。当地地广人稀,瓦厂支局距县城130余公里,查布朗支局距县城168公里。因境内多高山,乡与乡之间不通公路,且路途遥远,乡邮员不得不骑马送邮件。送邮途中,常与狼、熊、蚂蟥相伴,经受寒冷,忍耐饥饿。这就是在高科技时代的今天,还处于古老原始传递方式的木里马班邮路。县城以外的15条邮路全为马班邮路,最长邮路单程310公里,一个班期14天,一个月要走两班。马班邮路承担着木里县党政军和全县人民的信息传递任务,也是山区里的群众与外界联系的唯一途径。

1984年10月,年仅19岁的王顺友从当了30年乡邮员的父亲手里接过了马缰绳,开始走父亲走过的邮路,也接过了木里县城至白碉乡、三桷桠乡、倮波乡、卡拉乡的两条邮路,邮路往返里程达584公里。
  
  地处青藏高原边缘的木里县,群山环绕,境内几乎没有一块平地,邮路沿马帮踩出的羊肠小道在大山深处蜿蜒,很多地方路坎下就是悬崖绝壁,稍有不慎就会跌落下去。一条邮路要翻越十几座大山,经过几个气候带,山下烈日暴晒,山顶寒风刺骨。

王顺友长年奔波的邮路既要翻越海拔4000多米的高山雪岭,又要穿越闷热难行的雅砻江河谷地带,还要横穿野兽出没的原始森林。途中必经的察尔瓦山气候异常恶劣,一年中有6个月冰雪覆盖,气温达到零下十几度,凛冽的寒风刮到脸上像刀割一样,高原积雪在阳光下的反射灼得眼睛生疼。而一旦走到海拔1000多米的雅砻江河谷时,气温又高达40多度,酷热难耐。从白碉乡到倮波乡,还要经过当地老百姓都谈之色变的“九十九道拐”。这里,拐连拐,弯连弯,抬头是悬崖峭壁,低头是波涛汹涌的雅砻江,马帮踩出来的羊肠小道下面是万丈深渊;这里,山路异常狭窄陡峭,有的地方需要手脚并用才能通过,稍有不慎,就会连人带马摔下悬崖掉进滔滔江水中,尸体都找不到;这里,能看到的天只有簸箕那么大,紧跟在马后面的人只能看见马的尾巴,马的粪便直接掉在后面的马和人的身上,想躲都没法躲。
  
  送邮路上,难得遇上一户人家。当夜幕降临家家户户都亮起灯时,他只能一个人蜷缩在山洞、牛棚、树林或露天雪地,只有他心爱的骡马与他相伴。“冬天一身雪,夏天一身泥,饿了就啃几口糌粑面,渴了只能喝几口山泉水或吃几口冰块,”王顺友说,“最恼火的还是雨季,几乎没有穿过一件干衣服,睡过一个安稳觉,本来就难走的烂石路变成泥浆路,深一脚,浅一脚,连骡马都打滑,我常常摔得浑身是泥,夜里也只能裹一块塑料布睡在泥水里。”一路上,王顺友还要经过蚂蟥区,但这些“吸血虫”对王顺友来说早就习以为常了。“饿、冷、苦,还有野兽的攻击都无所谓,最要命的是常常走一两天看不到一个人,一两天说不了一句话,一个人孤单单的,有时感觉自己好像要疯了似的”,王顺友说,心里憋得实在难受的时候,就和骡马说话,要不就唱我们的苗族山歌。

到了晚上,山里更是静得可怕,王顺友燃起篝火,数着天上的星星,想着家中的妻子儿女,常常是边喝酒边流泪,清冷的山岭上只有他悲凉的山歌在夜空中回荡,回应他的只有穿过树林的风声、骡马脖子上叮当作响的铜铃声和野兽的叫声。长年累月一个人行走在邮路上,很少说话的王顺友已经显得有些木讷,热闹人多的场合他很不适应,眼神中甚至流露出紧张和无助。深夜,映着篝火,枕着邮件,他纵声地唱着:
  
  “月亮出来照山坡,照见山坡白石头。要学石头千年在,不学半路丢草鞋……”(四川新闻网)

 

手机扫码访问和分享